为了应对2008年的金融危机

2021-04-02 08:20

而根据民企代表的反映,希望国家在民间资本进入行业领域的流程和行业竞争规则方面能够更加细化。

事实上,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进一步激活民间投资意义非凡。正如针对此轮地方版的投资计划,在如今中央加强地方债管理,“土地财政”受楼市调控难以为继的背景下,更多人聚焦在这个投资资金从哪来?而且投资是否有质量和效益?尤其是有些投资规模,已经超过地方财政收入的数倍。

如果把这两个新闻事件联系起来,很容易让人想到,政府投资需求与民间投资障碍的关系。

大家或许还记得,为了应对2008年的金融危机,除了“4万亿”计划外,十大产业振兴规划、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及文化、旅游业等发展规划也相继出炉。尤其是2010年5月13日“新36条”的出台,民间投资“接棒”政府投资,这也被当时认为是实现我国经济由政策刺激向自主增长转变的重要途径。

时至今日,42项“新36条”实施细则尽管已经落地,但却被指老调重提,可操作性不强。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也表示,实施细则与社会上迫切要求改善民营企业经营发展环境的热切期望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这需要我们通过实践不断完善政策体系,特别是要深化体制机制方面的改革。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7月初先后主持召开的两次经济形势座谈会上也指出,稳增长的政策措施包括促进消费、出口多元化等,但当前重要的是促进投资的合理增长。投资再次被“委以重任”,这与当前外需增速继续放缓、内需还未得到根本提振有关,但投资的合理增长,显然又不能继续施以“4万亿”的药方。

反观民间投资,今年上半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93657亿元,增长25.8%,占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已达62.1%。民间投资不仅增长迅速,而且由于市场导向性强,在投资范围上更为灵活有效。与其依靠地方版的“4万亿”,不如进一步破除体制发展的障碍,激活民间投资,短期来看,通过政策的指引,民间资本的进入,可以解决当前政府投资需求的难题,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防止经济下行的风险;长期来看,民间资本有利于进一步提高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效率,激发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扩大社会就业,增加居民收入提升消费能力,使其最终需求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强劲动力。 (记者石俊)

在当前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时,如何“稳增长”成为关注的焦点。近日就有媒体报道,宁波、南京、长沙纷纷出台投资计划。其中长沙出台超过8000亿元的投资计划,贵州的发展规划规模甚至达到3万亿元。在业内看来,在中央避谈新一轮经济刺激计划的同时,地方版“4万亿”已经抢跑了。

另一则新闻则是,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各部委已经制定出台了42项“新36条”的实施细则,在消除制约民间投资发展障碍方面迈出了实质性步伐。